首页 >> 新闻 >>行业新闻 >> 撤销注册商标连续三年不使用中商标使用证据链的形成与证据提交的阶段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详细内容

撤销注册商标连续三年不使用中商标使用证据链的形成与证据提交的阶段


商标使用证据链的形成与证据提交的阶段

——评桐庐洋州蜂场诉商标评审委员会案

徐德法 李燕

 

    2017年1月,桐庐洋州蜂场在使用的“宝滋”商标被商标评审委员会“撤销”,心急如焚地找到了浙江省桐庐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找到笔者,通过具体分析,找出关键的使用证据,委托笔者所在单位对案件进行了上诉。

-案情

    原告:桐庐洋州蜂场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标评审委员会)

    第三人:曾超

    诉争商标为第627358号“宝滋”商标,由桐庐洋州蜂场于1991年11月8日申请,1993年2月7日获准注册,指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蜂蜜”。

    2015年2月2日,  曾超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以三年不使用为由,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申请撤销诉争商标。桐庐洋州蜂场提交了以下证据:1、诉争商标进行名义、地址变更、续展的情况;2、参加浙江省农业博览会上的证明;3、相关的宝滋品牌蜂产品专卖店营业执照、税务局证明文件;4、相关的发票、销售合同。

    2015年11月16日,商标局作出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8133号决定。该决定认定原告提交其在2012年2月2日至2015年2月1日期间(下称指定期间)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材料有效,撤销理由不能成立,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2015年12月15日,第三人曾超因诉争商标撤销一案,不服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8133号决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

    2016年5月2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向被申请人(即本案原告桐庐洋州蜂场)发出《商标评审案件答辩补正通知书》,原告因在商标评审委员会规定期限内未予补正。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法调取原告在商标局撤销三年未使用程序中提交的证据材料主要包括:5、参加博览会记录;6、原告开设的宝滋牌蜂产品专卖店执照;7、购销合同;8、税务局证明文件。

    2016年11月22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6]第97795号《关于第627358号商标的撤销复审决定书》。该决定认定:桐庐洋州蜂场提交的博览会参展记录和税务局证明文件系单方证明文件,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不足以证明桐庐洋州蜂场对“宝滋”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证据6为桐庐县城南街道宝滋蜂产品专卖店的营业执照,与诉争商标的使用无直接关联性。综上,桐庐洋州蜂场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指定期间对“宝滋”商标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

    原告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阶段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1、关于原告与杭州蜂列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货合同书》影印本与原本相符的公证书:  2、关于原告与杭州蜂列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增值税普通发票》  影印本与原本相符的公证书。  3、S121307012001桐庐县质量计量监测中心《检验报告》。  4、D121309033001桐庐县质量计量监测中心《检验报告》。  5、D121209005001桐庐县质量计量监测中心《检验报告》。6、  2012年原告与桐庐县粮食收储有限公司《购销合同书》及对应发票。7、2013年原告与桐庐县蜂业协会《购销合同书》  及对应发票。  8、原告蜂蜜销售及外包装图。  9、  S121207043001桐庐县质量计量监测中心《检验报告》。  10、S127404019001桐庐县质量计量监测中心《检验报告》。

审判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关于原告在诉讼中提交的证据,证据1S勺合同与证据2的发票在主体和金额上一一对应,并体现出诉争商标。证据3—5、9-10的检验报告中均体现出诉争商标,并且产品送检时间和检验时间均在指定期间内。证据6、证据7中的购销合同书与发票在主体和金额上相对应。证据8在原告销售的产品外观上也体现出本案诉争商标。综上,原告在诉讼中提交的证据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其核定使用的“蜂蜜”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一、撤销被诉决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决定。

评析

到商标局发出的提供注册商标使用证据通知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提供哪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商标己实际使用。上述案件中的“宝滋”商标已实际使用,却在商标撤销复审阶段因证据不足被撤销了。若就此放弃不再主张权利,商标所有权人则失去了“宝滋”商标的专用权,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如何在商标使用的过程中,将使用证据保留下来证明商标所有人实际、有效商业使用该商标就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商标所有人往往会将商标使用在产品包装及门店店面装修上,但在订立买卖合同时,多数只注明产品而没有体现商标情况。以产品买卖合同作为使用证据时,因合同中未标注具体商标,无法体现该证据与商标使用之间的关联性。那么在上述案件中,如何证明买卖合同与商标之间的关联性呢?首先,买卖双方签订买卖合同后,应将开具的发票与相对应的合同一起妥善保管,合同与发票一起提交,合同与发票上的主体及金额一一对应相互佐证,加强证据的证明力。其次,商标所有人为了增加商标和品牌知名度,积极参加行业内相关展会活动等,都是对商标的合理商业使用。但参展记录作为使用证据时,仅系单方证明不足以证明商标所有人对该商标在核定使用商品上进行了实际使用,仍需要其他证据加以佐证。最后,提供注册商标使用证据时,提交第三方出具的相关证据证明力比商标所有人所提供的单方证据证明效力更强,如有检测资质的检验机构出具的产品检验报告,产品送检时间最好分布在商标局或商标评审委员会要求的指定期间内。从多个方面提供商标的使用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相互佐证加强证明效力,从而避免实际使用中的商标被无辜“撤销”。

  (二)商标使用的证据应当在行政阶段提交

    “宝滋”商标案件的起死回生是十分特殊的。商标所有人在行政阶段未参加商标撤销复审答辩,而是在诉讼阶段补充提交本该在行政阶段提交的补充证据。  “宝滋”商标因代理机构的工作失误,关键的使用证据没有在法定期间提交给商标评审委员会,导致该商标在商标撤销复审行政阶段被“撤销”。

    为了拯救企业的商标,只能通过诉讼程序提交关键的商标使用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五条规定,被告有证据证明其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或者第三人提供证据,原告或者第三人依法应当提供而没有提供,在诉讼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纳。因商标所有人的原代理机构的失误,没有在行政阶段提供关键的使用证据,这为使用证据证明商标实际使用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诉讼阶段提交的使用证据若不被采纳,那“宝滋”商标在诉讼阶段就无法起死回生,最终被判决撤销。那如何拯救处于危险状态的“宝滋”商标呢?

    最终经过代理人和企业努力,找到关键使用证据,证明力强的第三方证据,并与之前提交的证据相互佐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能够证明该商标具有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提交的补充证据被法院采纳。虽然官司胜了,但企业也付出了时间和金钱的代价。若能在行政阶段就由称职的代理机构代理案件,提交关键的使用证据,就能够避免诉讼风险,同时降低企业所投入的维权时间和成本。这无疑是给企业敲响了警钟,知识产权是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企业应当重视并积极对其进行管理、维护。作者单位:杭州德龙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武汉网络推广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