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行业新闻 >> 商标使用证据真实性审查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详细内容

商标使用证据真实性审查


要旨:在商标“撤三”案件中,对使用证据真实性的认定,不能作“株连”式的有罪推定。即不能因当事人提交的部分证据为虚假证据,就推定在案的其他证据亦为虚假证据,未经查证便作出对其不利的判决结果。而应在排除虚假证据证明效力、依法惩戒提交虚假证据行为的同时,全面查明事实真相,确保案件得到公正审判。在审判实践中适用推定时必须审慎而为,严格事实推定的适用条件和适用范围。

 

商标使用证据真实性审查不能作“株连”式推定

——评析淮北市东悦宾馆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权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

孙柱永

 

案情

    原告(上诉人):淮北市东悦宾馆(下称东悦宾馆)

    被告(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标评审委员会)

    原审第三人:高通特许责任有限公司(下称高通公司)

    复审商标系第3791422号“郁金香”商标,由陈云章于2003年11月10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第43类的“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等服务上,商标专用期限至2026年3月7日,现商标持有人为东悦宾馆。

    针对复审商标的注册,高通公司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商标局经审查作出商标撤三字[2015]第Y004248号决定,驳回高通公司的撤销申请,维持复审商标的注册。

    高通公司不服商标局上述驳回决定,于2015年7月9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其主要理由为:根据高通公司网络查询未发现任何使用证据能证明东悦宾馆在2011年10月27日至2014年10月26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内将复审商标使用在核定服务上,对于东悦宾馆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难以确认,据此请求撤销复审商标的注册。

    2016年3月1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6]第23409号《关于第3791422号  “郁金香”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下称被诉决定)。该决定认定:东悦宾馆提交的证据未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服务上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复审商标的注册予以撤销。

    东悦宾馆不服被诉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补充提交了郁金香宾馆店头招牌、店内照片、淮北市广博电视传输中心广告发布业务合同、播出证明、播出视频及截图、淮北郁金香宾馆VIP客户消费协议、住宿费机打发票、  (2016)京中信内经证字第49049号公证书  (简称第49049号公证书)及拉手网交易记录等14份证据,同时申请案外人出庭作证。

 

审判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东悦宾馆在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服务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东悦宾馆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落款为2012年2月2日的监控设备购销合同,显示甲方为淮北市郁金香宾馆。而在复审阶段提交的与该合同内容、落款完全相同的监控设备购销合同,其显示甲方为淮北市东悦宾馆。东悦宾馆提交的店内照片显示,酒店大堂显著位置有“郁金香宾馆”的标识,但其发布在拉手网上的照片却并未有此标识,且拉手网上的照片系第49049号公证书中记载的内容,两份证据存在前后矛盾之情形。因此,东悦宾馆提交的以上两份证据存在造假嫌疑。鉴于东悦宾馆存在诉讼证据造假嫌疑,故有理由认定东悦宾馆提交的淮北市广博电视传输中心广告发布业务合同、播出证明、播出视频及截图、物业管理协议等一系列证据亦有可能存在篡改、造假之情形。东悦宾馆申请证人出庭的证言,鉴于其系单方陈述,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东悦宾馆提交的其他证据,或未显示诉讼商标标志,或未显示指定服务,或未显示形成时间,或形成时间超出指定期间。因此,东悦宾馆在诉讼阶段的证据亦无法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服务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东悦宾馆的诉讼请求。[1]

    东悦宾馆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有三个:一是东悦宾馆是否存在诉讼证据造假行为。东悦宾馆在一审诉讼阶段提交的落款为2012年2月2日的监控设备购销合同,显示甲方为“淮北市郁金香宾馆”。而在复审阶段提交的与该合同内容、落款完全相同的监控设备购销合同,显示的甲方为“淮北市东悦宾馆”。由此可见,东悦宾馆对该合同进行了篡改,且东悦宾馆对其篡改行为亦不予否认。因此,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应当予以排除,对于东悦宾馆提交虚假证据的行为也应予以惩戒。东悦宾馆提交的两张店内照片显示内容不一致,可能由于形成时间不同,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具有高度盖然性,且东悦宾馆对此作出了较为合理的解释。一审判决推定该份证据为虚假证据缺乏依据。二是能否因东悦宾馆存有提交虚假证据的情形,便直接否认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对此二审法院认为,如果案件当事人存在部分证据造假行为,理应对其提交的其他证据采用更为严格的标准进行审查。但不能仅因当事人提交部分证据为虚假证据,进而直接否认其提交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作出对其不利的判决结果。三是东悦宾馆提交的证据能否证明其对复审商标进行了2001年商标法意义上的实际使用。综合东悦宾馆提交的在案证据,能够形成完整有效的证据链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服务上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同时考虑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制度的立法目的,旨在清理闲置商标,促使商标真实地投入商业使用,发挥商标应有的功能与作用,实现商标的市场价值,故复审商标的注册应当予以维持。因此,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的规定,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决定;三、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复审决定。同时,二审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决定:对东悦宾馆罚款五千元。[2]

 

重点评析

    在商标“撤三”案件中,如果当事人通过伪造、变造等手段提交虚假证据,以期达到维持商标注册之目的,那么对该份虚假证据如何认定?对其提交虚假证据的行为如何规制,能否仅因该当事人存有提交虚假证据的情形,便直接推定其提交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存疑而不予采信?在审判实践中如何严格限定适用事实推定的条件和范围?笔者拟结合本案对以上问题进行探讨。

一、何谓真实性

    真实性,是证据最本质的特征。它是指证据所反映的内容应当是真实的,客观存在的。无疑,一切虚假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案东悦宾馆在复审阶段和诉讼阶段提交的监控设备购销合同的内容、落款日期完全相同,而显示的甲方名称不同,且有涂改痕迹。显然,这是一份经过篡改的虚假证据,东悦宾馆对此亦不予否认。故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当然应予排除。当事人参加诉讼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如实提交证据。对于提交虚假证据的行为,应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的相关规定,视情节轻重,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或者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十五日以下的拘留:构成范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能否仅因当事人有提供虚假证据的行为,便推定其提交的在案证据均为虚假证据,不经审查便直接否认相关证据的真实性而不予采信呢?

    对此笔者认为,鉴于当事人有提交虚假证据的情形,有理由对其提交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进而对相关证据的制作主体、所记载的内容、所表达的含义、有无伪造、变造痕迹采取更为严格的审查标准。但不能因一份证据为假,推定其他证据亦假;当事人伪造一份证据,推定其全案证据造假。这种“株连”式的有罪推定,所得结论是靠不住的,往往会偏离事实真相,从而作出错误认定。

二、何谓推定

    所谓推定,是指由法律规定或者基于经验法则,从已知的前提事实推断未知的结果事实存在,并允许当事人举证推翻的一种证据法则。即推定是依法进行的关于某事实是否存在的推断,而这种推断又是根据其他基础事实来完成的。[3]

    适用推定的基础事实必须是真实可靠的。具体到本案,一审认定东悦宾馆证据造假的事实有两个,一个事实是东悦宾馆购买监控设备购销合同造假:另一个是东悦宾馆提交的两张店内照片显示的内容不一致,据此认定存有造假嫌疑。基于上述两个事实,一审判决推定东悦宾馆提交的广告发布业务合同、播出证明、播出视频及截图、物业管理协议等一系列证据均有可能存在篡改、造假之情形。且不说上述认定的基础事实与推定的结果事实是否存有因果关系,单论其所依据的基础事实是否全部成立尚存疑问。关于两张店内照片显示的内容不一致的证据,如前所述,可能由于形成时间不同,显示内容存在前后差异的情形,完全具有高度盖然性,故不宜直接据此认定该证据为虚假证据。因此,在该份证据是否为虚假证据不能确定的前提下,推导出的结果事实必然也是不确定的。

    适用推定,应当保障当事人有充分的辩驳机会。推定既可依法律规定进行,也可按经验法则进行。但适用推定,特别是事实推定时,应当允许当事人针对基础事实的真实性以及基础事实和推定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提出质疑。在审判实践中,作出推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给其留有提出反驳和质疑的时间。在充分辩驳、质证的基础上最终确定当事人的反驳能否成立,推定能否适用。

    本案二审期间,东悦宾馆对购买监控设备购销合同造假一事不予否认,对其提交两张照片内容不一致的情况作出了比较合理的解释。同时,对被一审判决推定存在篡改、造假情形的证据发表了充分的辩驳意见,并提交了其与淮北市广播电视传输中心签订的广告发布合同、游走字幕播出单、播出证明、收费收据等证据原件,在商标评审委员会、高通公司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未提出质疑并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不应直接认定该份证据为虚假证据而不予采信。该份证据中的游走字幕含有复审商标及其核定使用的服务,结合字幕预告的节目内容和当天的中国电视报刊等内容相吻合,以及广告发布合同、播出证明等证据,能够证明播出时间在指定期间内。因此,本案中该份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同时结合东悦宾馆提交的VIP客户消费协议及相关住宿费机打发票、经公证的在拉手网提供酒店预订服务的网页打印件、交易记录,以及税务机关出具的纳税证明,行政部门作出的违章用水处理通知、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等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复审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服务上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商业使用,其注册应当予以维持。

三、适用“事实推定”的限制

    适用推定,具有明显的不确切性,不宜滥用。  《行政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均明确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这一原则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要查明案件事实真相,并以法律为尺度,作出公正的裁判。该条规定中“以事实为根据”,是指人民法院在审判活动中,一切从具、体的案件情况出发,使认定的事实完全符合案件的客观真相。这就要求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活动中必须重证据,重调查研究,查清案件的事实真相。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案件裁判结果的公正。[4]

    反之,适用推定得出的结论具有极大的或然性,这种或然性与案件的复杂程度、基础事实的真实性以及基础事实与推定事实间的因果关系均具有密切联系,推导出的事实往往具有不确切性,从而导致认定结论错误。事实推定的成立,必须同时具备以下条件:一是无法直接证朋待证事实的存否,因而只能借助间接事实推断待证事实。二是基础事实必须业已得到法律上的确认。所谓法律上的确认,是指众所周知的事实;判决已预决的事实;经公证证明的事实;诉讼上承认的事实;已有证据认定的事实;其他已经得到确认的事实等。三是前提事实与推定事实之间须有必然的联系。这种联系或为因果,或互为主从,或互相排斥,或互相包容。这是事实推定的逻辑条件。四是许可对方当事人提出反证,并以反证的成立与否确认推定的成立与否。对方当事人既可就前提事实提出反证,也可就推定事实提出反证,其反证程度仅需使得反证对象处于不确定:吠态即可。这是事实推定的生效条件。五是事实推定必须符合经验法则。所谓经验法则,是指由一般生活经验归纳得出的关于事物的因果关系或性质状态的知识或法则。这种法则是从人类生活中抽象出来的事实,是客观的普遍知识,是不需要任何证据证明的基本常识。只有使用经验法则,事实推定才能进行。[5]因此,在审判实践中适用推定时必须慎之又慎,严格推定的适用条件和适用范围,原则应以立法上的明确规定为限,而不能在推定事实时主观臆断,犯经验主义错误。

    综上,在商标“撤三”行政案件中,案件当事人提交的部分证据经查证为虚假证据的,对其证明效力应予以当然排除。鉴于当事人具有提交虚假证据的情形,对其提交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应采取更为严格的审查标准,对其提交虚假证据的行为,应严格依法予以惩戒,以期有效遏制、打击这种有违诚实信用原则的造假行为。但不能仅因当事人提交部分证据为虚假证据,推定其他证据均系伪造、不实,进而未经查证直接否认相关证据的真实性,作出对其不利的判决结果。作者单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注释:

[1]参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6)京73行初2195号行政判决书。

[2]参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行终182号行政判决书。

[3]樊崇义主编:  《证据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第305页。

[4]袁杰主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解读》,中国法律出版社,第18页。

[5]同注[3]。


技术支持: 武汉网络推广 | 管理登录